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 人民币汇率能否缓口气?

function ImgReSize(e) { if(e.width>540) // 670可根据你文章的内容区域大小,可调整 { e.width=540; // 等同上面你设的那个数值 e.style.width=""; } if(e.height>10) { e.style.height=""; } }

  自2015年12月开启加息周期后,美联储已加息9次。算上此次,中国人民银行共有4次跟随加息,5次未跟随。

  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加息讲话的45分钟内,三大美股开始集体下跌。道琼斯指数一度暴跌500点,标普下跌1.54%,创15个月收盘新低;纳指跌2.17%。

  美国加息后,中国股市方面,今天沪深两市低开,收盘时,沪指下跌0.52%,深成指微涨0.1%。从以往几次加息来看,人民币汇率都会面临下跌压力。12月20日,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小幅调贬67个基点,报6.8936,表现整体持稳。

  在美联储加息几个小时之前,中国央行19日晚间宣布,决定创设“定向中期借贷便利(TMLF)”。TMLF资金可使用三年,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。

  美国加息将对中国和其他经济体产生怎样的影响?CF40青年论坛会员、中国建设银行(601939,股吧)金融市场部张涛指出,未来伴随美元货币条件的改善,加息为其他经济体带来的负面冲击实际上是在趋弱的。

  他提醒,如果中国经济基本面持续恶化,直接后果就是削弱中国金融体系的稳定性,那么外围的风吹草动,都可能演变为境内市场的“天鹅”。

  01

  新兴市场国家危机解除

  但美国经济衰退正在来临

  第九次加息之后,美国基准联邦基金利率升至2.25%-2.5%。鲍威尔说,这一水平“已经抵达了中性利率区间的低端”。中性利率是既不刺激也不拖累经济增长的水平。

  从此前几次公开讲话可以看出鲍威尔的态度转变过程。10月初时,他当时说,利率水平距中性利率还很远,到了11月28日,鲍威尔明确表示,现在美联储基准利率是略低于中性利率水平。经过12月加息后,利率已经接近中性利率低端。因此,多数美联储官员预计,2019年加息次数将减少到2次。

  根据会后声明,美联储小幅下调了经济增速和通胀预期。对美国2018年和2019年GDP增速的预测分别从3.1%和2.5%下调至3.0%和2.3%。对2019年核心通胀的预测从2.1%下调至2.0%。

  “过去一年美国经济强劲,9月以来虽然出现一些相反趋势,但并未根本改变经济前景。”鲍威尔说。在经历了表现强劲的2018年之后,美联储仍预计明年经济增长将足够强劲,证明加息是合理的。他还表示,将按计划继续渐进缩表,政治因素不会影响利率决定。

  与上一次议息会议声明相比,此次美联储增加了“将继续关注全球经济和金融的发展,并评估对经济前景的影响”的表述。

  此前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。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指出,全球经济放缓,税改刺激作用消退后美国经济减速,以及新兴市场国家动荡,可能也会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。

  今年以来,美元走强,引发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危机,土耳其、阿根廷、巴西等国家的货币大幅贬值,资本回流到美国。与此同时,加息还让美股多次大幅下跌,引发国际金融市场动荡。当前美联储下调明年加息次数,“对于今年已经历较大负面冲击的新兴市场而言,是好消息。”张涛说。

  因为今年新兴市场的波动,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超调,估值也存在低估;另外,在10年牛市的推动下,美元资产估值已经很贵。因此当美联储加息周期接近尾声信号进一步确认后,跨境资本对于新兴市场的配置应会增加。

  但对美国来讲,从2015年底开始的零利率政策很难成功退出。一个重要指标——长短期国债利率差——可能预示着经济衰退正在到来。12月以来,美债5年和3年收益率利差倒挂,10年期和2年期利差降至不足20BP。此次美联储会议声明公布后,10年期美债收益率再次回落,跌至5月份以来最低水平。从历史上看,1980年、1981年、1990年、2000年、2007年,美国经济都没有逃脱利率的衰退“诅咒”。

  02

  加息放缓,中国货币政策压力减小

  张涛指出,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已接近尾声,未来也不排除其“缩表”的停止。因此,从中长期看,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程度会呈不断收敛的态势。

  从2015年12月开始,中美货币政策先后经历了分化到趋同再到分化的过程。美联储的9次加息中,中国央行共有4次跟随加息,5次未跟随。

  在此次美联储加息前夜,中国央行意外宣布,决定创设“定向中期借贷便利”(TMLF)。TMLF资金可使用三年,操作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。

  央行此举,市场解读是“定向降息”。张涛分析,创设TMLF目的是激励商业银行加强对民企和小微的融资,之所以降低利率,就在于通过在资金端给予商业银行一定补偿和激励,来弥补其给民企和小微融资的风险溢价。但实际效果究竟怎样,还得观察。

  他指出,还存在一种可能,就是在没有增加民企和小微融资的同时,商业银行通过“TMLF”置换“MLF”的方式,来提升自身的净息差,除非央行采取更有针对性定向措施,例如定向到单家商业银行。就目前的情况看,不排除央行采取更为有针对性定向措施,来使用TMLF。

  中国央行采取和美联储不同的货币政策,更侧重国内经济形势变化而作出相机调整。CF40学术顾问、央行行长易纲近期公开演讲提到,我国的货币政策要考虑“内外均衡”,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,需要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美国加息放缓,“会减轻中国货币政策的压力,有利于保障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。”管涛说。

  03

  2019年,中国汇率何处去?

  受美加息影响,12月20日,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小幅调贬67个基点,报6.8936,表现整体持稳。但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汇率均持续下挫,并相继跌破6.91关口。

  年初至今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经跌去5.6%,虽然在亚洲货币之中表现比较靠后,但人民币汇率已经走到“7”的重要心理关口,市场对是否“守7”的讨论也非常多,分歧也比较大。

  管涛认为,“7”关口本身并无经济含义,更多还是心理意义,“保7”“破7”均有利有弊。

  2016年采取“保7”的策略时,中国内外部环境都比较严峻。管涛指出,如果明年贸易摩擦进一步恶化,美元继续走强,人民币汇率就面临考验,在这种情况下,“保7”,一定程度上会依靠资本管制措施,现在由于我们对资本流入的依赖比较大,管制会加大顺周期,所以可能要提前考虑到后续影响。

  他指出,“破7”的话也同样要考虑影响。现在市场是供求基本平衡,预期比较稳定。但“破7”以后这个会不会出现非线性条约性变化,会不会产生溢出效应,会不会引起新一轮竞争,会不会对中美经贸关系产生不可测的影响,这些都是要提前考虑的。

  管涛指出,对政府而言,没有无痛的汇率选择,任何选择都是取舍,要做经济模型压力测试,做好应对预案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 人民币汇率能否缓口气?